校友動態
當前位置: 首頁>>校友風采>>校友動態

【憶桐中】 校園鐘聲

作者:金誠睿    發表時間:2021-05-14    瀏覽次數:3492  次
  人之不同,有如其面。每個人的愛好,是千差萬別的。白樂天愛聽潯陽江頭的琵琶,蘇東坡欣賞月夜赤壁的洞簫,祖逖聞雞起舞,曹操對酒當歌,陶淵明采菊東籬下,李清照風雨問海棠,而我卻眷戀桐城中學校園的鐘聲。
 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,我是踏著悠揚的鐘聲步入桐中校園。在這莊嚴嘹亮的鐘聲里,朝朝暮暮,縈迴耳際,終成生活的樂章。她扎扎實實,勤奮不息;她兢兢矻矻,一絲不茍。震落了黎明的晨星,與朝霞齊飛,迎來瑯瑯書聲;撕開了黑夜的帷幕,讓輝煌的膏火,把莘莘學子引向睿智之門。像甘露,滋潤茁壯的幼苗;像春風,催開滿園桃李。
  桐中第七屆畢業生、著名美學家朱光潛先生贈給母校八十大慶的匾額為“人才的搖籃”。而這桐中校園的鐘聲,就是最美妙動聽的搖籃曲了。
  這鐘聲,有她自己的色彩。
  1902年,吳汝綸——這位桐城派后起之秀,以京師大學堂總教習的身份,赴日本考察教育。是年秋歸國,創辦了桐城學堂。先設立于安慶,1904年遷回桐城。其時,這口銅鐘,就已高懸于校園的鐘樓之上。1930年前后,桐城中學?;丈暇屠L有銅鐘的圖案,為圖畫教員劉健農所設計,足見其在桐城中學師生心目中的地位。遷校之初,曾有人以鐘為題撰楹聯云:“桐中敲銅鐘,童男童女同上學。”這是上聯,迄今無人屬對,堪稱一絕。
  幾千年的封建專制,平民百姓,難得有讀書的機會。男尊女卑,女孩子更是低人一等??桌戏蜃拥?amp;ldquo;有教無類”,是中國教育史上偉大的里程碑。但他的“三千弟子”、“七十二賢人”,無一是女兒身。而“桐中敲銅鐘,童男童女同上學”,這十二個字描繪的畫卷,是何等鮮活、絢麗、溫馨,石破驚天,光彩照人。
  建校伊始,吳汝綸親手寫下一則校訓“勉成國器”。今仍懸立校園,以昭后學。這第一聲吶喊,赤誠而清亮,色彩鮮明,光輝照人。此后之桐城中學,桃李滿園,人才輩出。諸如房秩五、章伯鈞、光明甫、李則綱、孫聞園、黃鎮、舒蕪等教育家、政治家、軍事家、外交家及學者聞人,摩肩接踵,比比皆是,形成一道炫麗的風景線。校園鐘聲,響徹海內外。
  1959年,桐城中學列為省重點中學。校長史耀民領導有方,廣攬人才,尊師重教。校聲鵲起,譽滿江淮。1960年夏,他代表學校,出席了全國群英會,榮獲國務院頒發的“先進單位”一面紅旗。這鮮艷奪目的紅旗,為“桐中銅鐘”增輝添彩。
  我在桐中任教時,曾發現語文教研室西頭院子里,有一株梧桐樹(俗名“青里皮”),刻有“毋忘國恥”四個字。這是桐中老校友、華師大著名教授馬茂元先生抗戰時期所作,強烈地表達了在鐘聲中成長的學子們的愛國情懷,充滿了時代的色彩。據說,當年梧桐樹只有筆筒粗細,后來挺拔高大,樹圍可抱。樹大字亦大,刻痕如疤,斑駁可辨。
  二十多年前,我重訪校園,梧桐樹居然不見了。經詢問,學校建辦公樓,工匠不經意間鋸掉了,連樹干也不存。我啞然無言,就在附近鐘樓上的銅鐘,也默然無聲!
  這樣一個活生生的愛國主義教材,也是無比珍貴的文物,竟毀于無知的工匠之手,豈不冤哉?唯一補救的辦法,再植一棵青梧桐,仿馬茂元先生手跡,刻上“毋忘國恥”。“六尺巷”,尚可復古;梧桐樹也可華麗再現校園,當局諸公以為然否?
  這鐘聲,有她自己的魅力。
  提起桐中之鐘,不能忘記教導處工友金雨。他個頭不高,為人直樸。他身負兩手絕活,其一是油印。當年印刷技術不發達,學校大量輔導教材全是鐵筆鋼板刻寫油印。一般人使用油印機,至多能印幾十份,印多了,油紙破損,油墨滲漏。金雨精于此道,一印可達一、二百份,字跡清整。
其二是打鐘。銅鐘在高高的鐘樓上,二十多米的繩索系于鐘舌,延至地面。牽引起來,很難使勁。我曾嘗試過,鐘雖可以敲響,但綿軟乏力,更敲不出鏗鏘節奏來。但在金雨手上,游刃有余,神乎其技。像大師彈琴,高山流水;又像高手發報,永不消逝的電波。
  每逢學校開學,金雨是個大忙人。他要給全??剖?、班級油印《作息時間表》。而校外鄰近的居民,也紛紛登門,向他索取這份“時間表”。那個年代,經濟不發達,人們生活拮據,有鐘表的人家,百不見一二。而桐中校園鐘聲洪亮,可覆蓋半個縣城。
  天氣晴好又順風時,鐘聲東可達烏石崗,南可及崔家墳。特別是北大街、北后街、凈土蓮社、黃忠園一帶,僅一墻之隔,更是穿牖入戶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家有一張“時間表”,就能準確掌握時間,從容作息了。我妻子娘家住北后街,每逢這個時節,總要找這位宗家要一迭“時間表”,分贈給左鄰右舍。
  桐城縣志載,“投子曉鐘”為“桐城八景”之一。但“投子曉鐘”早已絕唱,桐中之鐘,為桐城派薪火相傳,開播科學民主思想之先聲,不同凡響。且有親和、公益之社會實效,校園周遭居民奉為圭臬。如若新編本縣史志,還列“桐城八景”之“投子曉鐘”,應當讓位給“桐中鐘聲”才是。
  這鐘聲,有她自己的性格。
  “痛定恒思痛,坎坷識淺深”(《答友人》)。“文革”期間,寧靜優美的桐中校園,變成勞改營和武斗場,黃鐘毀棄,李折桃僵。校長史耀民首當其沖,慘遭批斗。全國人大代表慈昌凎被游街示眾。一大批優秀教師,如方不圓、吳祚寧、吳智新、張家章、房宏之、馬光昌、馬云生、周悅、李杏林、王鐵鑄、胡制強、李冬云、章鐘濤等,無一幸免。
  學校里造反派抄家時,要強行擄走我珍藏的一只青花瓷瓶。這件留滿先父手澤的古董,怎忍心落下黑手。我本能地奪了回來,摔成碎片。當瓷瓶在這夥腳下“炸”開的一剎那,我看到了他們的驚恐。桐城有句諺語:“鬼怕惡人”。我卻一摔成名,從此,無人膽敢正面尋釁取樂了。
  姚沛生先生學識淵博,德高望重。他是姚鼐后裔,被扣上“桐城派遺老”的罪名。他家所藏古籍頗豐,多為明清善本。省圖曾多次上門收購,許以重金,都遭婉拒。但這次難逃回祿之災,所有查抄的書籍和字畫,放在操場上,堆集如山,付之一炬。
  除了學校近十萬冊圖書外,其他都是從教師家中搜刮來的書畫,其中姚老的最多(據說拉了好幾板車)。我們這班“牛鬼蛇神”陪斗,整整燒了一個上午。在焚書的烈焰照映下,我看到姚老淚流滿面,一下子蒼老了許多。
此情此景與“童男童女同上學”的愿景相比,落差何止三千丈,令人錐心刻骨!此后,全校六十八名教師,就有五十五人被趕出校園。
  懸在鐘樓上的銅鐘,也難逃厄運。一伙“紅衛兵”將其擄出校外,企圖變賣。廢品站以此鐘沒有破爛為由,拒絕收購。又被抬回學校,打算砸爛賣碎銅,誰知八磅大鐵錘也沒奈它何。所幸被一位教師發現,學校及時贖回了,居然奇跡般地保了下來。
  元曲大家關漢卿曾寫過:“我是個蒸不爛,煮不熟,捶不扁,炒不爆,響珰珰一粒銅豌豆。”(《不伏老·黃鐘尾》)如果借用到這口銅鐘的身上,也是再貼切不過的了。她的堅韌,她的頑強,她的不屈不撓,正是塞乎天地之間的至大至剛的浩然正氣??!
  黃鎮將軍與作者夫婦合影(1988年)
  這鐘聲,記錄著塵世的滄桑,昭告著文明的演進,見證著民生之冷暖,哺育著人才的成長!
  回眸一笑,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我已八旬有六,垂垂老矣!不問處居僻壤,滿眼霧霾;也不論回歸市井,春暖花開。年年歲歲,寒去暑來,偶有閑暇,總常聽到那悠揚激越的校園鐘聲:在記憶里,在酣夢中!
皖公網安備 34088102000273號     |     皖ICP備17008546號-1

Copyright ? 2007-2019   安徽省桐城中學   版權所有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電話:0556-6121503   地址:安徽省桐城市公園路10號

技術支持:桐城網

亚洲国产成人av在线播放